红尘客栈

【我可是个宝贝】

----- 陶罐霆x瓷碗峰

“将军,叛军撤退了!”“给我追,一个叛贼都不许放跑!”“是!”
人类又在为夺权而厮杀。富丽堂皇的宫城没有了昔日的生气,三天三夜的烈火过后只余一片废墟。
藏宝阁被洗劫一空再一把火少了个精光惨不忍睹,而它不远处存放次品的小阁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大火未殃及至此,却因坍塌而几乎面目全非,存储的名画古籍古陶瓷器等物全被埋了个严实------这些赐给下人的东西我们带不走也不想要,但也不能留给你们。叛军如是说。
没了士兵守卫的皇城,部分贫穷百姓趁此机会溜进城内,想着能捞点什么回去添补家用。宋老汉也来了,他也不跟着众人去大殿,他寻思着贵重之物多半是没了的,还不如找些人少的地方找找说不定还有点值钱的东西呢?没被烧过的小阁让他眼前一亮。宋老汉:我可不是个贪心的人。于是他在挖到了一只玉手镯两条小黄鱼一只玉簪和一幅古画实在翻不出别的值钱东西后终于打算打道回府......
转身正欲离去,忽然不知哪个角落飘来一句小奶音:“老爷爷,老爷爷!” 哎?这是哪家小娃娃被困在这里了不成?这还得了!
“是谁在说话?”寻声而去,一个主梁与半边大门塌下形成的三角空间,除了一些破碎不堪的盆盆罐罐和骨折了的桌椅,哪儿有小娃娃的影子?“有人在里面吗?”“我在这儿,老爷爷我在这儿!” 宋老汉觉得他眼花了。
那是一个比家里的碗大一圈的青瓷碗,挣扎着欲破土而出,然而压在他身上的一个笨重陶罐使得他无法解脱,瓷碗一边推开陶罐的脸一边抹着眼泪抽抽搭搭:“老爷爷你,救救我,唔...要坏了,要压坏了!”竟然是个会说话的瓷碗?!我老汉活了几十年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这是捡了个稀世珍宝呀!
(爷爷,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吓得魂飞魄散觉得瓷碗成精了吗你竟然觉得捡了个宝?对此爷爷表示:我是一般人吗?!)
瓷碗继续抽搭:“我可是个宝贝!嘤... 我可是个古董!嘤...” 压他身上装睡不醒的笨重陶罐表示:切~谁还不是个宝贝古董咋的?
宋老汉一听乐了,忙过去把陶罐拿开拾起瓷碗,用衣摆小心翼翼地把他身上的尘土擦干净。老汉之前距离远看不清,现在仔细端详才发现这瓷碗通身淡青布满裂纹,裂纹层层叠叠,清晰可见,好似坚冰乍裂,立体感强,触感光洁平滑如镜。老汉轻弹了弹便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瓷碗在耳边开口:“爷爷,你带我走吧,这里好生无趣,我,我可以给你盛饭吃!我还可以给你装茶水喝!”老汉被逗乐了:“好好好,好孩子,想我老宋这么多年未曾有子嗣,能得个小孙子做个伴说说话我家老太婆也会高兴的!”说完抱着瓷碗转身正欲离去,这时候一直装睡的陶罐终于忍不住了:“喂喂请等一下!老爷爷你不能丢下我,窝也是个孩砸!我可以给你装大米!装酒喝!”末了,似乎不放心什么的又添了句:“窝也斯个宝贝古董来的!”瓷碗:......
宋老汉再次以为自己眼花了,怎的还有一个?刚才他也没有说话呀怎么突然会说话了?
瓷碗揪着宋老汉衣袖撒娇:“爷爷,你把他也带上吧,我一个碗跟你走你不在家我也挺无聊的,虽然他刚才还故意欺负我 <(`^´)>” 说完鼓起脸儿手叉腰瞪着陶罐表示自己很生气。(别问我瓷碗哪儿来的手和脸以及他的腰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好好好,都是宝贝!爷爷都带你们走!”
夜幕降临。
宋老太太吓到了。我让你去捞个宝贝,你捞回了俩孙子,可别是什么妖魔鬼怪变幻来吃咱的罢?宋老汉把事情讲了一遍,又说这妖魔鬼怪怕是不喜欢吃咱这老皮老骨的,老太太觉得也有道理,再听着两个陶瓷的小奶音渐渐也不怕了,捧在手里细看起来。这种瓷碗的制作工艺极其复杂,随着朝代的灭亡制作工艺也就失传了,流传下来的作品极少,这是他们活了半辈子从未见过的---冰裂纹。而这个陶罐则比较普通,通体褐色,手感略粗糙,可以看出来制作工艺较为简单,不是很精致,但是应该年代相当久远了,许是古时先人所创,看着不起眼实则为绝世珍宝。毕竟是皇宫收藏的东西,定非普通物品,而且上面绘制的图案他们都看不懂,显得古老而神秘。这么两件稀罕的宝贝都让他们给撞见了,二老首次觉得自己运气实在太好。
陶罐告诉二老:他们是宫廷众多陶瓷器里最优秀最有价值的,因为他们成了精(雾✘)因为他们受天神指点,吸取了天地日月之精华世间万物之灵气,逐渐有了意识,以后他们还可以幻化成人形,到时候就可以帮着爷爷奶奶干活了。 二老听着感动又欣喜,没有子嗣的他们或许不用担心晚年的生活了。 瓷碗告诉二老:刚开始他们只能说话,不能动作,他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类玩来玩去搬来搬去,痒也不能发出声儿,等宫人走了就跟那个傻陶罐吵吵架。
一言不合又互怼起来。
陶罐:“小赤佬你说谁傻呢再说一遍?”
瓷碗:“你笑起来难道不是一傻白甜?”
“休要胡说,你几时见过我笑”
“我还见过你哭呢”
“今天下午是谁抽抽搭搭地求爷爷带他回家来着?”
“三天三夜是谁装睡不醒差点把我压坏来着?还有下午你也哭了,我都看见了!”
“你弱的连一只蚂蚁都捏不死,宫楼倒塌时还不是我护着你躲到角落!”
“你一个土罐子差点被不识货的宫人拿去酿酒,还不是我舍己为罐救的你!”
............
其实,好像他对我也没这么坏啊...
其实,好像他在我身边也挺好啊...
那天我不该把他的水换成酒的,害他笑了一晚上才停下,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他笑的样子...
那天我不该躲起来假装被宫人抓走的,他都吓的哭红眼了,其实我就是想逗逗他跟他玩...
陶罐红着耳:我有句对不起,不知当讲不当讲。
瓷碗烧着脸:我有句喜欢你,一定要讲。
宋老汉与宋老太:??????


马蹄声哒哒作响,士兵们整齐的脚步踏破宁静的夜。将军奉小皇帝之命令而来:前日入宫寻宝者,交出皇宫所有成精之器物!
瓷碗:谁成精啦?我可是个神仙,我是个宝贝来的。
陶罐:窝也是。

“只剩下最后这家了,将军。”“给我搜!”“是!”士兵们破门而入。 并没有搜到属于皇宫的任何器物。
只有两个看似胞胎的小娃娃,手牵着手荡着秋千,其中一个举着小手奶声奶气问他们:“叔叔,吃糖,呼噜吗?”“傻子,是糖葫芦。我爷爷做的!”





end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