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

【不睡不相识】 (❀ฺ´∀`❀ฺ)ノ脑洞说来就来


嗬!终于落雪了!

阿峰被院子里受不住厚重大雪压迫而断落的树枝吵醒,却难得没有起床气心情大好地翻箱倒柜------今年的第一场雪就这么给力必须去拍拍拍啊!

大雪下了五天。他在山上也呆了五天。他已经几天没吃什么东西了,手机也早已没电,他饿的发软,而他还没回去的原因是:他迷路了。这里的地形本就独特复杂,他喜欢摄影也喜欢看雪,见落了雪便抓起相机爬上雪山,却不知不觉走错了方向受困于此,他想走出去,结果却越走越深入深山老林。

茫茫一片雪海,长时间对着白雪,雪地反射的紫外线太强让他眼睛感到极度不适,最终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得了雪盲,暂时性失明了。在这紧要关头,这样的不幸很可能要了他的命。他很慌,必须尽快走出山林寻求帮助,否则不是冻死就是饿死,更要命的是...他似乎听到了狼的叫声。谁也不会想变成狼群的晚餐,生吞活剥。他本就饿的有些发晕,现在眼睛又看不见,他不太敢乱走,但他必须找个风小又不易被野兽发现的地方先躲起来度过这晚。如果可以他很想爬上树,好歹有些安全感。

然而他总是心想事砸。他看不见旁边的断崖,雪层一塌脚下一个不稳竟栽了下去,好在断崖不算太高而且半路有厚树枝厚雪缓冲了几下,使他安全落了地,但也震的他心肝儿颤浑身酸痛,树枝还划伤了手和圆圆的小耳朵,他只好趴着缓一缓。这里不知是什么地方,竟意外的有点暖。

他缓过来些后小心翼翼向热源摸索过去。他身子无力,手脚也冻得有些没知觉,没听见人声估计这里是没有人了,他不太敢说话,怕引来豺狼虎豹的不好解决,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正在摸索踏入的,正是一个狼窝。如果此刻有人在旁边看着他羊入虎口自己送上门,一定会为这个男孩捏一把汗。

他晕晕乎乎着醒来,脸上湿湿热热的,似乎有人用什么软物给他不停地擦啊擦 擦啊擦......他暖的舒服的直哼哼,不知是哪位恩人把我救出了山,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眼睛睁开后,前方还是白茫茫一片雪。原来还是困在山里吗?...继而他反应过来,他看得见了!雪盲症状消失了!正欣喜之时他发现身处的地方不对劲,瞬间冷汗就下来了。这里是一个不深的呈r形的山洞,是这深山老林里难得的没有飞雪覆盖的范围,因此此处也比别处略暖些。旁边有几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药丸,我这是入了狼穴啊。

狼很团结喜欢群体活动,应该是集体捕猎去了,大狼并不在洞内,只剩三只刚出生的小奶狼,小奶狼们路都走不稳,缩在一起哈着雾气好奇地看着异类,似乎想过来跟他玩又不敢迈开步子,呆呆懵懵地远观。洞内有些枯枝败叶,一些类似枣的各类野果,感觉不像是吃的更像是给小奶狼们滚着玩儿解闷的。他左侧脑袋边上趴着另一只稍大的小狼崽,看来刚才舔醒自己的家伙就是它,看着大约有六个月大,见他醒过来既不凶他也不惧他,只哈着热气歪着脑袋看这位不速之客。几只狼崽都一副善良乖巧的模样,都要让他忘记自己身处狼窝了。似乎想提醒他似的,六月小狼崽对着他一仰头嗷呜了一声。
噢可爱的小崽子们,我得走了,你们不吃我你们的爹妈可不会放了我。 爬了许久都没爬出狼窝,他提醒自己再困也不能睡,记得以前老师跟他们说,当年红军长征过雪山,往往人受不住寒冷带来的困意睡过去,一睡就再没醒过来。撑不住的他再次饿晕冻晕过去。

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被挪回了狼窝深处,身上沉甸甸热乎乎的,是那只小狼崽,见他醒了扑上来猛舔他脸,唇,和耳朵。他吓了一跳,却也只能无力地随它舔着。在洞里待了一会暖了些许,脸上手上被树枝划伤的地方开始感觉到火辣辣的了,血迹倒是没有了,是给那只小狼崽舔干净的。试探着摸了摸小狼崽,见它似乎很开心他的亲近,于是忍不住抱着它取暖,他太需要热源了,抱着就不愿再撒手。从衣服背包上被扯咬和地上痕迹来看,是小狼崽拖他过来的。旁边还有几个新叼来的野果,从枝叶折断口看得出来是刚折的。狼崽子很通人性,爪子推了推野果子又叼他手放过去对着他嗷呜嗷呜,他还是抱着狼崽子,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在狼窝还抱着一只狼睡觉...拿过野果擦了擦上面还残留的狼崽子的口水就吃了起来,心里淌过一丝暖流。小家伙,你身上真暖和。谢谢你。

小狼崽的态度让阿峰放松了下来,也不管狼群会不会回来了,抱着小狼崽在狼窝睡。夜里更加寒冷,哪怕是山洞里也感觉低了几度,小狼崽不知是想温暖他还是纯粹喜欢舔他,趴他怀里不知疲倦的舔。他忍不住笑这小狼崽怎么不像一只狼崽倒是像狗崽。第二天依旧是被小狼崽舔醒的。他意外的发现狼群似乎彻夜未归,此时他已经可以走动了,在附近有野果的地方摘了些充饥又塞了些到包里备着,捡根棍子离开了狼窝山洞。他不知道的是,半夜大狼回来时,发现了人的味道欲对他发难,小狼崽护着不给大狼们靠近,大狼们看小奶狼们安然无恙这才作罢了。走了一会儿发现后面那只小狼崽竟然还跟着他,他愣了一下,忍不住被自己调戏狼崽子的想法逗乐了,喂?就抱着你取暖睡了一晚,你不会想要我对你负责吧?小狼崽蹦哒着咧开嘴微笑,他也乐着举起相机记录下这一幕。回去吧,谢谢你救我。

小狼崽还是静静的跟着他。罢了,你愿意跟着我吗?那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如何?几天来他一个人也没人陪着说说话感觉都要憋死了,现在他就当小狼崽是个人,不停跟它说话,说自己从哪里来是怎么来又是怎么迷路的,说山外的世界有多好玩,说自己运气多好才被它这么善良的狼救下,出去以后要报答它。也不知小狼崽听懂了没有,认真的看着他喋喋不休,偶尔插嘴嗷呜两句。

走的第二天他们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山路,只要沿着这路一直走就出山了。休息好后起身赶路,忽然他看见了什么,欲提背包的手在半空中停住了-----一只黑色的吐着信脚趾头大小的蛇正盘在他的背包上,黑蛇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做了类似准备攻击的动作,他瞬间避躲不及,千钧一发的时刻还是小狼崽救了他,小狼崽从侧面一个飞扑,咬住黑蛇喉部一落地同时狼爪往蛇头上一按,使劲一咬接着远远甩了出去,蛇皮厚而小狼崽牙还没那么坚硬咬的不深自然没那么容易就死了,但是蛇也没再反扑回来,可怜兮兮地爬回了丛林里,小狼崽还在愤怒到发抖地唔呜着怒视黑蛇离去的方向,与之前乖巧懂事的小狼崽完全不同,狼的狠劲终于显现出来。

男孩失神地捞起背包后还心有余悸,好险,又捡回了一条命。正想感谢那位救命恩人,啊不,恩狼,转头却发现小狼崽已经不见了,只余白雪上一小块刺眼的鲜血,已渗透到雪中融为一体。原来小狼崽救自己时已经被蛇咬到了。男孩着急去寻,雪地上却再也无小狼崽的痕迹,它就这么消失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切都只是男孩的幻象一般。他四处寻遍都找不到,气急的哭出声。我是不是不该带你离开你原有的世界?那蛇多半有毒,你会不会因此死掉?你现在还好吗?我自私地想留你在身边结果却害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男孩失魂落魄内疚自责地回到了家。他时常坐在操场边儿长椅上看着学生们打球,一坐就是一下午。偶尔翻出那张唯一的小狼崽的微笑,看着看着就会红了眼眶。这天他和往常一样在长椅上坐,遇到了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力量牵引着让他们贴近对方。

男孩长得帅气,身材也很好,像是给他见面礼一般,笑着递过来一只手,手掌摊开---是那天他在山林里救他的小狼崽叼给他吃的那种野果,他看着野果,思绪又飘远。“你好,我叫威廉。长命百岁果,吃不吃?”男孩的笑容很暖,很甜,让人忍不住想亲近,“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阿峰。”

认识了威廉后,受他笑容感染,阿峰一天一天快乐起来。他们喜欢去哪儿都腻在一起,一起打球,一起逛街,渐渐的还一起做饭吃饭,最后还发展到同床共枕。阿峰每天都是被威廉舔醒的,舔一舔脸儿再舔一舔唇,懒猫儿不醒就再咬咬他耳朵,等把人撩炸毛了威廉再让他窝自己怀里哄,乐此不疲。

阿峰总觉得他像极了那只救命恩狼,它也是喜欢这么舔醒自己,也是笑的这么纯良无害。可惜。每每想起小狼崽他都很难过很自责,他还没有来得及报恩,没有来得及带他看看山外面的世界,便再也没有机会了。直到某一天他发现威廉钱包里掉落出的一张相片,那是他退出山林那天给小狼崽立的纪念碑下埋的......

他惊疑紧张的拿着相片去问威廉,威廉见瞒不住了只好对他坦白:“是的,我就是那只小狼崽。我知道你想留我在你身边,但是我不知何故突然变成人,我怕, 怕你不会接受我...” “我不知道我亲生父母在哪儿,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狼群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
听他说完阿峰终于松了一口气,紧紧的抱着威廉,威廉怎么擦都擦不完他的泪。幸好你没死,幸好你来到我身边,幸好是你。你这傻瓜。

“威廉,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狼崽子嘛,闻着喵味儿就过来了”
“那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
“你抱着我睡了一晚上,我当然要找你负责啊”
“.............”

半夜。他感觉身后有一只手摸过来,捏着他腰间那点细嫩的软肉,再往上摸过腹部,胸部,那人刻意放缓了速度,弄得他皮痒痒心也痒痒,“别闹!威廉!” 嘿嘿,手感真不错,“不闹你闹谁。” 威廉把他身子翻过来欺压上去,凑近他那只受过伤还没好的耳朵,边舔边轻声细语:阿峰,你不是一直想报恩吗,我救了你两次,你让我睡一次,就是报一次恩了,怎样...

后来,阿峰也不知道被哄着诱着睡了多少次。


歪?幺幺零吗?这里有一只会偷人心的小狼崽。





END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