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

【一个脑洞】【当宁小少爷偶遇一要饭的并把他捡回家会发生什么】


宁家的少爷出门玩逛,遇到一乞讨的男子。男子看着不像自甘堕落胸无大志之人,却不知何故在此乞讨。小少爷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有点儿意思...... 你若有兴趣,今后便跟着我魔王岭宁家小霸王混吧,我们宁府花园香坊上上下下哪个岗位都急需人才,你若做的好了保你日后吃香喝辣享尽荣华富贵,至少不是街边儿流浪乞讨当乞儿,何如?

从此安逸尘便跟了宁致远,从底层操作工做起不日便接管了整条制香生产线。宁致远隔三差五的找安逸尘喝酒骑射研究制香讨论香文化探讨人生,三观倒也基本相同,一来二去就成了好兄弟。

得了宁致远信任的安逸尘,虽万般不忍却还是溜进府中盗去了宁家香谱。当黑洞洞的枪口抵上宁致远太阳穴时,躺椅上的宁家小少爷还是往常悠然自得的模样。安逸尘看不透。

对不起,我只是替人办事,取你性命是其中之一。 你来的几个月,我宁致远待你如何? 答曰,亲如兄弟。 宁致远想了想,兄弟。 宁致远握着枪口转到胸口跳动最厉害的地方。这就是我的好兄弟对我的回应。

安逸尘不语。或许他不该来,或许他不该对他心动。他曾经被人捡回一条命,只是想报恩便答应了出生入死替那人办事,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他似乎习惯了,也厌倦了。宁致远给了他新的生活新的希望,也算是有恩于他,而他现在似乎又亲手把这希望抹灭了......

也罢,我认输。不杀你 那边我也回不去了。你想怎么处置我,便由了你吧。他把枪塞到了宁致远手里。只是,你家香谱已落在那人手中,可惜,再也没有机会替你取回了。

宁致远静默了会儿才说,不必了。香谱是假的。你从我抽屉拿的这把枪,也是哑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的目的,我不拿下你是我想了解你,唤醒你。我拿自己的性命在赌,而你的善是我唯一的筹码。 安逸尘心如刀割。 他说,为报一份恩而增加一份怨,刀尖舔血,绝望而孤独,我相信你想要的生活不是那样的,对吗,兄弟。安逸尘克制着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几不可闻地说,我...还可以抱抱你吗。 宁致远抱上来的那一刻,他的泪水终于决堤。

对不起,伤了你的心。
谢谢你,给了我希望。
得此知己,夫复何求。



“我的儿,你爹出个差回来,你们俩抱着哭哭啼啼什么呢?”
“宁老爷,我和致远......”
“爹,我们在准备今年底香坊年会的文艺表演呢,这小品台词挺感人的。真的。”

宁老爷抬头望了望七月红彤彤火辣辣的天:我信了你们的邪!!



END



七月就准备年底的年会表演 emmmm...... 孩子们hin用心了 我也信了你们的邪 (〃'▽'〃)

评论(6)

热度(30)